实战解说

黄梦迪/十三届北京高校赛自评

字号+ 作者:黄梦迪 来源:百度五子棋贴吧 2013-12-09 13:03 我要评论( )

为期2天的高校赛结束了,对于这个结果,说不失望肯定是假的,不管之前对别人如何攒人品,毫不谦虚地说,打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只有冠军,如果是因为对手实力强我尽力了仍达不到目标那我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沮丧。回去拆了下棋尤其是对第六轮与第二轮的对局做了重

 

  为期2天的高校赛结束了,对于这个结果,说不失望肯定是假的,不管之前对别人如何攒人品,毫不谦虚地说,打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只有冠军,如果是因为对手实力强我尽力了仍达不到目标那我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沮丧。回去拆了下棋尤其是对第六轮与第二轮的对局做了重点分析,越拆越失望,越拆越伤心。我的对局谈不上精彩,要说精彩的棋只存在于我的脑海里,反映到盘面上的只有保守,懦弱。平时在网上下棋,算一遍就走,算错了大不了悔棋,没时间就重开复盘,一到实战就错漏百出。接近半年未下棋,赛前一周才匆匆练习山口规则,计算的感觉早已丧失,这样的准备要拿冠军无异于做梦。总的说来还是基础太差,必胜谱没背几个,题没做几道就开始下平衡开局,了解经典骗招,以前的比赛早已暴露出这些问题都没引起足够的重视,总以为能用计算力弥补,而这次恰恰就坑在我最自信的计算上。参加的比赛太少,一看到钟就不知所措。就这次的表现而言,能拿到第三我还应该感到庆幸,最后2轮失误丢冠是偶然也是必然。现在已经大四了,参加高校个人赛的机会估计以后不会再有,我也应该锻炼自己走上全国赛的道路了。失望固然失望,但结果无法改变,这次的失败对我还不一定是坏事,况且我也不是那么看重这个结果,吐个槽也就没事了。棋评我已经在写了,估计这几天能弄出来,第二盘后面有可能不记得,如果@wind2323那有谱的话希望能给我看一下,以后不能再像这次这样半年不下棋了,要从基础开始一步步走好。
  第一轮:黄梦迪(华北电力大学)1:0陶俊明(北京大学)松月3打,交换,5A=G8,G7


  赛前就知道对手实力不俗,北大的除了最强的李贺之外,其他人貌似都比较喜欢开松月,这次仍然不例外对手开出松月3打,因为有去年松月2打秒杀另一名北大棋手的经历,料想他们对松月也不是那么了解,于是选择交换执黑一举拿下,对方应出最强4,我早早给出1,2打,3打却迟迟不落子,一方面是引诱对手留下我更加熟悉的3打,另一方面是在思考3打正确的盘端位置,我隐约记得正确的3打是在黑3一线的,但是为了确保对手给我留下这个打点,思考过后还是打在黑1一线,果然对手不假思索就拿掉了1,2打,我的策略可以说是成功的。随后的6对手就陷入长考,看来对手可能对这局面的熟悉程度还在我预料之外,长考过后6穿进了G8,可以说相对于另外2个强6来说要弱得多了,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的杀法,但是相信保持优势控盘还是很舒服的。7手必然,随后的8对手再次陷入长考,最后8落在G7俨然一副要和我拼命的样子,但是他完全忽略了黑棋这一经典形状的VCT,在验算过后行至21黑棋四三,对手投子认负,第一轮可以说不怎么费力就拿下了。


  第二轮:彭阳(清华大学)0:1黄梦迪(华北电力大学)疏星2打,交换,5A=G7


  对手曾经在第一轮秒杀徐建鑫,我也不敢轻敌开出疏星2打稳妥应对,对手思考过后选择交换并给出1,3打,3打定式正常行至10手,对手的11有些出乎意料,因为知道这个是弱点所以反而不太熟悉,12手选择保守挡下,13活三问题手,而后除了15的冲四以外对手的每一步都在我预料之中,19强行做双活二,到这可以看出对手的实力也许并没有那么强,至此黑棋这个盘面已经毫无机会,我进入长考开始计算白棋的反击手段。


  我计算的几个主要选点如上图,其中F10相对于E9,D11来说处理得不是那么干净,反击也不是很有力,率先被排除;I12则是把交换的主动权让给黑棋,如果交换得当的话白棋也不是很舒服,也排除。


  E9的话发展至上图,24我还是倾向于上边补一手,那么下方白棋的优势也将被黑蚕食,最后我主要在D8与D11之间犹豫,D8是相当积极的走法,与D11也说不清孰优孰劣,可能网上我就倾向于这么走吧,实战我还是选择稳妥的D11,现在想想这也暴露了我实战对时间估计不足的弱点,这一手耗费了我起码10分钟以上的时间,本来我还很充裕的时间一下变得捉襟见肘,而对手的应对只需要挡活二就好,一来一去我在时间方面就亏大了,这也为我后面多次漏杀埋下伏笔。


  实战黑稳亏的交换至26,对手27的应对不是很有力,仿佛就是想在上面较劲,一定要弄出点东西,28一子三通正式吹响进攻的号角,29活三必然,在30的选择上我因为想留点时间后面算杀直接想也不想往上一拍不给对手在上方挣扎的机会,等回过头来一看上面根本啥也没有,当然这还不算大的失误。31防竖线很正确但是否往下一格会更加强力?32好棋!这也是我这盘为数不多的亮点,成功将战场转移至空间开阔的左下,33无奈,34冲四扩展,36之后白棋形势大好,黑棋必败之势无法挽回。


  37无奈防守于E5,此时由于右边的牵制,黑棋这个眠三实际上是废的,白棋有38=D7的简单必胜,但我时间不够无法算清只好顺势盖在D4,39挡完F4以后我才发现白棋左右的连接一下被打断了,这里也许我先冲了F4会好一点。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的44居然下意识地就填在E3想阻断黑39,43的眠二并做出四三,一落下这个44我就后悔了,首先黑这个根本不是眠二,其次黑啥也没我急着做四三干啥。。。


  44一落下我就看见了F3的好点,后来拆解证明仍然简单必胜,当然这个44也是必胜的,白右边虽然由于盘端问题正好无法四三杀,但是可以利用做棋逼出一个双三禁。


  如上图48做杀,49暂时唯一防,C6的双三无法避免,白也有2步的VCF,这样来看也许我的44还不是那么糟,只是这个44相对的连接比F3的要少,必须得算到杀了再走,如果44=F3的话就能边走边看了。。。实战48冲四,50走G3转移到更加开阔的右边,拆解证明仍然必胜。但是,我能说我手滑了么。。。50走到了H3,让G3要点被黑占据。


  52不错的拓展,53之后白还有一套复杂的VCT,不过我此时已经剩下不到5分钟,不可能算到,54做两个眠三,黑挡I6时候K8出现四三点,这也是我30手不思考导致的影响,57做四三,58活三之后黑无防。之后黑冲了几手之后68做双杀胜定。这盘可以说黑在19落下之后就已经奠定了被白虐满盘的基调,但是关键时刻由于时间关系我的几次漏杀总是给对手留着一口气,不过还好白棋的优势已经足够大,给我肆意挥霍了许多但盘面从38手到最后白一直有杀。虽然期间对手一直在提和,但我的时间实际上是落后他比较多的,一旦白杀不出来就很可能面临被对手拍死的结局。总的来说在这盘给我在算杀的速度和准确度以及对时间的把握上好好地上了一课,相信我以后再次面临同样情况的时候不会像这次这么狼狈了。
  第三轮:白梓良(首都师范大学)0:1黄梦迪(华北电力大学)疏星2打,不换,5A=G9


  我对首都师范的人也算比较熟悉了,对手去年是参加无禁组的比赛,平时在网上玩过也对他的实力有一定了解,计算大局观什么的还不错,但谱量是硬伤。我不知道为什么对手开了我最擅长的疏星局,也许是对别的开局定式不甚了解?一开始曾想交换过来主导变化以求一击打倒对手,但思考过后还是觉得对手既然敢开疏星,必然是有备而来,我就执白以静制动他也不能拿我怎么样。对手给出1,2打再次让我意外,难道因为对手看了《方寸之间》中提到的,对手看起来最强的地方往往就是他的短板(原话咋说的我忘了)?曾经想过6手就变招,但意识到自己对那个6后续的变化还不是那么熟悉,就走了最正常的6,7定式,8果断变招,此时若再不变后续定式由黑棋主导,黑白将进入漫长的中盘阶段,上轮下成那样我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果然对手对这个8不甚熟悉,陷入长考之后还是选择了活三,大多数人第一次见到这个盘面也是这么走的。12定式,13疑问手!白14挡之后15无论是E7还是E9都不舒服。


  对手选择的是E9盖眠三,那么我的16自然就走在E7,此时白形势一片大好,17防守得当,18并没急于进攻而是在右边再拓展一手,19再次走出局部最强防,从这可以看出对手还是具备相当的功底。


  可惜由于前面13-15的手段挖坑实在太大,20冲四之后22团角必胜,当时我已接近地毯,只有23=K8的个别防点没算清楚,不过相信到时也能算出来。23选择K5防守,这是我第一个计算的防点,于是白施展VCT取胜。


  27若挡下则白右边局部有杀。


  第四轮:沈瑶圆(首都师范大学)0:1黄梦迪(华北电力大学)
  对手是老朋友。。一听说对上我迫于我的浩然正气直接认输了。


  第五轮:郝天一(清华大学)0:1黄梦迪(华北电力大学)疏星2打,不换,5A=I9


  第一天晚上就得知第二天要对阵郝天一,说实话当时是把这当做夺冠路上的最后一个障碍。。。由于是我开局,所以赛前的策略就是开疏星2打,执黑就下套,对手交换就执白慢慢来,相信自己的实力也能搞定。对手没选择交换让我确实有些意外,使用风尘流的走法是前一天与罗源对局时突然想到的,当时还花了很长时间看后面黑一些复杂的杀法,当然赛前我要是知道对手对这个唯一的12都不甚熟悉的话估计得吐血。。。13既定策略,14一活三我就知道这盘拿下了,以前蔡大湿对我用这种走法的时候我的14也这么走过,所以我知道这里黑下面是能直接VCT的。这盘不做过多介绍,给个24冲四和26挡下的杀法吧。






  第六轮:王洋洋(中国人民大学)0.5:0.5黄梦迪(华北电力大学)疏星2打,交换,5A=G9


  我知道对手喜欢开溪峡月7或者8打,由于上一轮峡月8打他被首师的任纪远直接秒杀(打了2个简单必败5,可惜最后2步抓禁走错了顺序),我有心照葫芦画瓢再给他来一次,开个峡月7打保证他交换,但想到也许对手上轮也只是犯了低级错误手滑打错点了呢,最后还是胆怯了开疏星2打,虎哥在旁边桌上有出卖我的嫌疑。。。一直强调我的强项是疏星。。。对手选择交换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这个影响。给出3打定式至7手对手陷入长考,我在想对手是不是准备考我7=K7的必败,好在我早已看过蔡大湿对这个7的拆解谱,只留下个别弱防没有解决,相信如果对手走出我还是能正确必胜的。长考过后对手还是选择了最常见的7,这样定式前10手走完,对手的11有些出乎我意料。我的12急于拍死黑在上方的变化选择了I11,这也通了疏星3打猥琐10的一路黑必胜变化,我落下12之后才发现。。。


  如上图的13必胜,走完这个12之后我就懵了,对手长考的每一秒对我都是煎熬,还好对手长考完怂了13=H11拱手将先手让出。


  行至18手我进入本局最长的一次长考,对于实战选择的这个18,我设计了一整套进攻的线路,在我脑海里已经接近必胜了,我第一个算的防点就是19=H7,白因为有一步做V点使得黑反击无效,黑无法有效遏制白棋,上方的巨大优势想不杀都难,算到19=H7基本必败以后我就转而去算左边的单防点了,得出的结论是白怎么样都优势巨大,于是信心满满地落下这个18手。但此时我先前积累的时间优势已经消耗殆尽。对手的19还真的落在了H7,但这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许脑子还沉浸在刚刚算的那些左边单防点的进攻线路上,对这个之前已经算好的19突然有些不知所措。F11的做V点就在那里我却视而不见。。。一股脑地钻进下方黑棋众多的地方计算。最后落下了我堪称本次比赛最坑的20手。


  根据后来的交流表明,对手已经注意到了F11的做V点,他的策略是21做个反四牵制一下,但白上方有简单必胜。
  实战21必然,22不提前冲四也略坑。行至25对手提和。


  当对手走出这个25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肯定是没有VCT,白可以在左边重新展开进攻了,所以果断不和,但是因为23的冲四点被挡,白在左边的进攻也不是那么强力,要是耗费太多时间在左边算杀,将来杀不出右边可能就会因为时间不够被坑,所以想来想去我还是想先防住右边再说,于是26怂了挡在J6,27正常的策略,28是之前算好的稳固防守,至29一度发现黑右边的威胁比我想象的还要大,于是开始认真算防,长考之后算清右边黑正好少了一格无法成杀,白16,22,24的眠三在关键时刻也起到作用,对手也许是不相信无法成杀,进行了一番尝试至45再次提和。由于我刚刚从苦逼的防守中解脱出来,而且双方的时间都不到3分钟,于是同意了和棋,现在来看这个决定实在是太草率了,首先盘面上肯定是白优的。从后来的分析也可以得出,这盘赢了我就提前夺冠,输了将在最后一轮对上李贺,对手碰徐建鑫,以他的实力碰徐建鑫基本要跪,这样我对李贺只要和了也能夺冠,唯独这轮和了,我将碰上徐建鑫,输了就将铁定无缘冠军。。。
  第七轮:徐建鑫(北京交通大学)1:0黄梦迪(华北电力大学)云月4打,不换,5A=H6,E9,I7


  对上徐建鑫我开局的话我大概有6成把握,和棋应该也不难,一旦他开局我3成把握都没有,这次就恰好轮到他开局,赛前我就担心被他骗,不过当他开出云月4打的时候我还是松了一口气,或者说心里还是很高兴,因为这个打点与花月那个形状一样,道长那篇寂寞的屌丝一个人睡的帖子里有提到,但我忽略了一个大问题,那个帖子开始也提到了,“不同的开局有盘端问题,细微的差距足以致命”,前15手我一直沉浸在熟悉这个开局的喜悦之中,这个时候王洋洋对李贺那盘已经胜出了,因为看过之前的排名我的对手分比他低,这就意味着我这盘必须拿下才能夺冠(后来证明和棋也能夺冠),所以我心态上出了问题,16不假思索直接落在了D6,脑子里还想着道长帖子里那句话“白棋以命搏命,竟然成功”,直到落下之后才发现由于盘端问题黑右边的VCT成立,白无法牵制。。。胡乱冲了几手之后投子认负。以前我也一直强调云雨月,溪峡月的盘端问题,但由于自己没实际遇到过这种情况,对这个的重视还是不够,相信这次实实在在地被坑了一回之后应该有所长进。
  通过对棋局的分析可以发现,这次我执白的频率比以前明显有所增加,算上第四轮对手弃权之后玩的那盘,我7盘中5盘执白,2盘执黑,这也反应了我长时间不下棋之后对风格变化的一些尝试,比之1年前17盘棋16盘执黑的情况,这应该是好事。这次比赛也将我很多不足暴露的淋漓尽致,以前他们老吹我计算多么牛逼,我自己也确实在这一级别的棋手中引以为傲,但这次比赛就恰恰坑在计算上。其实计算不外乎就3点,深度广度速度,深度方面我勉强达标,以前天逸曾经说我“在平衡局面下都想死命算出杀的计算狂”也从侧面反应了我的计算确实有一定深度;广度方面我完全不及格,要是平时网上下棋还好,时间到了还有读秒,每手棋的压力不大,我还可以对各种变化进行详细分析,但一旦到了实战,在时间压力和不平稳的心态下我经常会计算一个错误的方向,比如第二轮的对局,其实那么简单的杀直接拿来做题我肯定用不了几分钟,但实战总是算不到那个点上,算得确实很深但大多数是无用功,甚至还会出现像第六轮那样对一个之前算过的防点手足无措的情况。比如第三轮的对局一旦计算方向正确的话那样的局面地毯掉也不是难事。其实这也是我平常做题少,下棋少,必胜谱背得少的一个客观反映,对必胜棋形的敏感度不够;至于速度方面由于经常性出现计算方向错误,导致我本来就计算慢的特点被无限放大,我可以给自己打0分了。。。当然这也是实战的乐趣,也希望棋友们能以我为戒。
 百度五子棋贴吧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