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方杂厝

比赛真的没有什么可令我不满的

字号+ 作者:茗弈-冯小峰 来源:http://hi.baidu.com/%C3%BB%CA% 2011-10-14 16:43 我要评论( )

2011年全国五子棋锦标赛棋评 2011-10-1122:31 2011年全国五子棋锦标赛已经结束了。在此撰文一篇,简单总结一下这几日的对局。在正文之前,先特别感谢奚振扬——如果没有你这几年间的无私指点以及比赛这几日的技术支持,我决不可能取得令自己满意的成绩。 10

 

  2011年全国五子棋锦标赛棋评  
  2011-10-1122:31
  
  2011年全国五子棋锦标赛已经结束了。在此撰文一篇,简单总结一下这几日的对局。在正文之前,先特别感谢奚振扬——如果没有你这几年间的无私指点以及比赛这几日的技术支持,我决不可能取得令自己满意的成绩。
  
  10月1日:
  
  报道。技术会议。确定我是B组24号。确定我第一轮的对手是梁昭晖。
  
  10月2日:
  
  第1轮:
  
  第1轮:梁昭晖0:1冯小峰,不换,5A=I7(谱不全)

  
  
  8手至14手的定式是我比较喜欢的白棋走法。黑棋的15手很朴素同时效果也很好,白棋必须谨慎应对,否则黑很容易形成全盘连接。17手简单有效的手段——16手之后,无论左右黑都无法在单个局部攻出什么名堂,而实战的17手在联系左右的同时,还附带着消解了白棋的一个活二,这使得白棋感觉很别扭。双方中盘缠斗至23手时,黑棋的棋形已然相当舒服,这一系列的攻击手段反映出了对手上佳的拓展能力。此时,白一方面忌惮黑棋通过K8攻到L9,另一方面又忌惮K6的强力做棋点,真的是相当痛苦。实战24手选择了空间防——赛后软件复盘显示这手棋其实是必败的,24手老老实实塞在K8的话,黑棋起码是没有局部杀的。之后29-K11黑即可必胜,而黑棋实战的29手无疑功亏一篑——30手只须防下端便可化险为夷。39手显然是相当无厘头的一手——对手把这个点错看成冲四了,这使得原本已经趋向闷和的棋变得对白棋非常有利。40手之后双方的时间都非常紧张,后续的走法已然记不住了。最终,我依靠对手29手的漏杀、39手的无厘头以及时间的紧张,非常幸运的拿到了本次比赛的第1分。
  
  第2轮:
  
  第2轮:顾炜1:0冯小峰,交换,5A=I7

  


  
  这盘棋无疑是我本次比赛中最烂的一盘棋。对手走出名月开局的时候,我便明白我要面对骗招了。更为无奈的是,我平日在ORC上对名月三打的山口对局练习几乎是空白;而临场分析之后,我依然对三打毫无把握——这就意味着,我无法用三打点对该骗招进行规避,只能硬生生的去接招。实战9手是迷惘、贪婪、撞大运等各种不良心态综合作用在一起的产物。之后白棋招招强攻,黑棋脆败。
  
  第3轮:
  
  第3轮:冯小峰1:0蔡新雨,不换,5A=J9

  


  
  对手是一名第一次参加全国赛的新棋手,而他在之前战胜了风格又稳又粘的陈亮,综合这两点信息,我便打算用点花招来讨讨巧。于是我便开出了又冷又怪的流星局。对手给我留下二打正中我下怀,实战7手、9手毫不犹豫。对手长考后走了必败的10手,之后黑棋轻松谱杀。
  
  第一天的比赛就这样结束了。我的成绩是2胜1负,尚可接受。但对局质量实在是令人窝火:第1轮是对手N多失误捡来的,第2轮是脆败,第3轮是讨巧——3轮过去,没有一盘有价值的对局,如果不是拿到2分,那可真是失败到家了。
  
  10月3日:
  
  第4轮:
  
  第4轮:徐嘉琦0:1冯小峰,交换,5A=I8(谱不全)

  


  
  想不到传说中的浦月居然也能砸到我的头上。面对这个开局,我只有惊,没有喜——天知道对手准备用什么东西考我。事实上,在赛场遭遇浦月,拿黑一方的心理压力要远大于拿白一方。实战中,仅仅下到8手时,我这个谱盲棋手便已经不知道必胜定式了。长考之后,我发现自己无法清晰的推算出后续的杀招,便改用拼中盘的策略——毕竟是浦月,就算不走定式,黑也不难找到合理、舒服的手段。黑11手借用上方杀棋的掩护,将攻势拓展到了下方。15手之后白棋已经很难防守。对于实战的16手,我早有思路:黑棋只须先于18手的位置活三、再于17手的位置跳冲,即可通过一连串的攻击击溃对手。可鬼使神差的是,我居然直接在实战17手的位置进行活三,没有走自己预先计算中的点。无厘头的失误之后,对手十分冷静,将18手塞在里面,形成两个活二强牵制手段,黑棋此时直接被拖住了。冷静下来,重新分析之后,我选择了实战中的19手。20手自然要去反三,21手挡在下端也是必然,之后22手在我意料之中——我事先已经算清白棋在上方不会有实质性的东西:假如白24手直接在I10做棋,虽然白棋能连续冲很多四,但却无法形成实质性的VCF,因此白棋并没有强抢先手的手段,黑棋依然手握先手。实战24手先行跳三,黑决不可以贪图连接而挡在下端——如果黑挡在下端,白棋由于多了材料,此时再于I10做棋便可形成必胜。实战25手老实的塞在中间,白棋依然无法抢先,只得继续跟防。之后,我手握一个小先手不断拓展、骗杀,最终对手被一个隐蔽的骗杀蒙骗,防错了地方,我简单的杀了出去,结束了这盘无厘头的对局(由于时间紧迫,25手之后的变化已经记不得了)。
  
  4轮过后,我3胜1负拿到3分。单从结果上看,这个分数不可谓不好;然而前4轮我下得多么糟糕,只有我自己心知肚明。4轮3分,下一轮肯定要对强手了,如果依然如此低迷,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第5轮:
  
  第5轮:冯小峰0.5:0.5黄立勤,不换,5A=G9

  


  
  8手在练习中没有遇到过,也不知道定式走法,长考之后,确定了9手和11手的手段(复盘得知这个9手和11手并非已有定式),自感无论局部还是后续发展趋势,黑都不致吃亏。实战12手空间防,黑棋在被半包围的空间中并无实质性的局部优势,于是13手掉头去另一个局部抢夺空间。落15手之前,算定白棋在下方无法发动有效进攻,便放心的将15手落在了上方。之后,至27手,黑棋边攻边换,将白棋在上方的潜在力量消解干净,并且黑棋仍然手握先手。但其中的25手实在多余,对手多出的26手让我在几十手之后一度感觉十分头痛,此为后话。此时,上方已经彻底平定,黑棋通过29、33两手棋将子力过渡到了下方。36手很有效率的空间防,37手安全起见毫不犹豫的落在了对手的三通点上,之后白38手塞在中间,黑棋依然没有什么实质的便宜。40手之后,白棋渐露反击苗头,黑棋此时再攻便是不智,于是便开始了41手至49手的交换。对于白棋的50手,我事先并无考虑,细细计算才发现黑棋在左边以及左上都没有什么手段,于是黑51手不得不转为防守。52手之后,我开始后悔帮对手落下的26手——对黑棋而言,有26手所要面对的压迫感显然要远高于没有这手棋。后面几手黑棋一直顽强防守,至63手,黑棋基本可以宣告防守成功。之后的棋,白棋四处骗杀,无奈黑棋防守清醒,最终双方经历112手大战之后握手言和。
  
  (本轮查阅记谱纸后才得以完整复盘,在此感谢如意老师!)
  
  第6轮:
  
  第6轮:冯小峰0:1陈新,不换,5A=G9

  


  
  前27手双方落子如飞,当27手落定之时,旁边有些台次还没有完成开局。26手是个小骗,如果27手随手挡在28手的位置,则白K13必胜。实战31、33两手强攻,白棋的32、34两手应对得体,否则黑极易走出机会。之后的35、37两手既攻又控,白棋相应的防守虚中有实,黑棋并没有得到便宜。43手交换完毕之后,45手将战场转移到了左边。50手白棋以叫杀牵制黑棋,此时黑棋剩余的时间已经寥寥无几,在仓促思考之后,黑棋以51、53的手段强行攻击,意欲向左上拓展——当时时间紧迫,我只计算了54-H5黑棋毫无问题,却没有计算实战中54手的手段。56手之后,我计算出57-D7白棋有VCF手段,却再也无暇计算其他的防守手段。事实上,黑棋先G1冲四再H3防守,便可解掉白棋的杀。实战57手匆匆落子,之后白简单追胜。
  
  第2天比赛结束之后,我3胜1和2负积3.5分,完全可以接受。在对局方面,与第4轮的胜利相比,我其实更看重第5、6轮这1和1负的两盘对局:虽然拿分很少,但我通过这两盘与炫飞高手的对局,彻底找到了对局的感觉,这令我对第3天的比赛充满了期待。
  
  10月4日:
  
  第7轮:
  
  第7轮:葛凌峰0:1冯小峰,交换,5A=I8

  


  
  10月3日晚上,当我得知第7轮的对手是葛凌峰且由对手开局时,我便通过QQ与奚振扬商量对策。第2轮时,我曾遭遇顾炜的名月骗,为了防止同属上海队的对手再次开出名月(山名骗是个很复杂的大骗,在同一届比赛中完全可以对同一个人多次使用),我特地进行了一些针对性的准备:当我看到奚振扬给我的山名二打谱的截图时,我彻底放弃了仅用一个晚上恶补山名二打变化的打算,转而学习三打的基本定式——如果再次遭遇山名,我便以三打将局面带入平衡,与对手进行中盘较量。同时,另一点不能忽略的是,葛帅是国内有名的瑞星王,因此我不得不对他的看家正招——瑞星——也做了一些应对准备。
  
  实战中,当我看到对手开出新月时,我便知道我的准备都没有用处了:前一天晚上没有准备新月是其一,更要命的是,我根本就完全不会与新月相关的骗招。于是乎,我只能硬着头皮接招了。实战的4手没有见过(我真的很谱盲),在轻松判断出一打点(I8)之后,我只能运用大局观、计算甚至直觉来推算二打点。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我找到了正确的二打。之后,对手每落一子,我都要耗时很久。当13手落下之后,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此时不用看棋谱我也知道,我硬生生的接住了这个骗。然而,虽然此时局面已经明朗,但我的时间却陷入了危机:我需要以不到10分钟的时间去对抗对手的40分钟,虽然从盘面上来看我已经完全主动,但如果不提高用时效率,我依然有被对手翻盘的危险。落实战15手之前,我只计算了白棋挡在外面的情况:如果白棋如此防守,黑G10活三进攻即可——就算白棋I7冲四防守,黑棋也毫无问题——此时别看盘面上白棋有两个活二,可实质上白棋K8与14手的活二因黑棋在上方的牵制而形同虚设,白攻不能攻守不能守,黑肯定能杀;而白如果塞在里面呢?我草草一看棋形,感觉黑依然非常主动。于是,为了提高效率节省时间,我只进行了片面的精算便落下了15手。之后,对手长考,我便利用对手的时间来计算白棋防在里面的情况:如果白棋塞防,黑棋通过直接进攻似乎很难打开局面,此时我想到了补杀的手法——也就是实战中的17手。黑如此进攻的话,白只得防守于18手的位置,之后黑在19手的位置跳三,可以跳出一片很大的优势。至于之后黑棋再如何进攻,我这时便不再计算了——此时节省体力对我而言更为重要,至于后面的棋黑要如何去走,再走几手后再行细算也不迟。实战之后的几手完全如我所想。19手落下之后,对手长考,我便利用对手的时间进行押宝式计算:面对黑棋的19手,白棋如果塞在中间,一来显得呆板,二来黑棋在上方拥有太大的空间,相比较而言,白棋更可能防在G11,于是我便只对此路防守进行计算。在20-G11的局面下,由于黑棋K8,K10,I10,I9,H11,I12的进攻路线会遭遇白棋的自然反,我便改变了思路,从而想到了实战中的做棋手段。实战的20手与我的押宝一致。当23手落下时,我曾认为我即将简单必胜。但对手的24手刚一落下,我便知道我想简单了:对手通过连续的冲四将我的跳三进行冲长,暂时缓解了黑棋的杀。坦白的说,这个手段确实在我的计算之外,然而,当对手走完这一系列的手段之后,我发现我仍然拥有很大的局部优势。此时我依然采用休养生息的策略:节省体力,等对手落下30手之后再行计算。由于前面几手我一直在利用对手的时间,往往是对手落子后我也立刻落子,因此我积攒了不少加秒时间,我有信心在这些时间内算出彻底的杀。实战30手之后,我很快找到了31、33手的手段,并在头脑中完成了地毯,此时我已然信心十足。后面白草草应付了几手之后,便投子认输了。
  
  第8轮:
  
  第8轮:冯小峰1:0朱建峰,不换,5A=J8

  


  
  相比最常见的9手(J8),我更喜欢实战的9手——这个9给我的感觉更加清爽,不像常见9那样容易给人纠结之感。直至19手,双方都是定式。26手似乎先K6之后再M8为最强?实战26手令我略感意外——白棋如此只会大大削弱自身的反击力量,这几乎是在帮黑棋进行交换。32手之后,白棋一片死气沉沉,紧接着黑33手强攻强控,牢牢抓住了棋局的主动权。36手之后,黑棋直接杀有困难,于是便在37手之后利用39手进行多局部联系——将左方、下方两个局部通过39手结合起来以发动最后的总攻。实战40手似有放弃之意?对手毕竟是以计算力著称,我自不敢大意,反复验算确定没有盘端、反以及其他任何陷阱之后,黑便开始施展最后的VCT。至49手白棋认输。
  
  第9轮:
  
  第9轮:兰志仁1:0冯小峰,交换,5A=I6

  


  
  赛前,奚振扬认为兰志仁最可能开松月或者瑞星,由于打算跟对手较量平衡中盘,我特地温习了一下松月四打的基本定式。实战中,对手开了松月不假,但却给我留下了一打。至13手,黑棋都是正确的。然而从15手开始,我的谱盲弱点再一次暴露无遗——实战的15、17手,是我又一个迷惘、贪婪、撞大运等心态综合作用在一起的产物(头一个是第二轮对顾炜的9手)。之后的棋,白棋一路进攻,至36手,黑其实已经防不住了。这盘棋之所以让我觉得不如第2轮差劲,可能仅仅是因为手数比那盘多,耗时也比那盘长。
  
  就这样,3天9轮的预赛全部结束了。我5胜1和3负积5.5分,排在B组第8,明天要与排在A组第8的贺启发争夺第15名。
  
  10月5日:
  
  名次轮贺启发没有到场,于是我直接取得了第15名。
  
  尾声:
  
  成绩方面,15名,是我参加全国锦标赛以来最好的成绩(2008年第39名,2009年第33名);对局质量方面,虽然我的前4盘对局质量不高,但自第5盘大战清缘的对局开始,我还是下出了几盘至少有东西可说的对局——对于现阶段的我而言,无论是成绩,还是对局质量,这次的比赛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令我不满的。不过,我还是希望,这仅仅是个开始……
  
  本文的最后,再次感谢几年间一直无私、热心指点我的好兄弟奚振扬。同时,祝愿茗弈阁社团早日走出困境,争取日后越来越大、越来越强。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