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方杂厝

梅凡 : 以棋之名

字号+ 作者:梅凡 来源:梅凡原创空间 2007-10-23 15:40 我要评论( )

引子 记得那还是去年的9月,漠北的寒风尚未吹过山海关,火车上穿着长袖衬衫的我便瑟瑟发抖了我随猪哥(木玲珑)一行人作为西部连珠的代表来到长春参加吉林五子棋公开赛。由于当时社里的资金还没到位,所以暂由西部的若水垫付一部分,我们身上都没带银行卡,

引子
记得那还是去年的9月,漠北的寒风尚未吹过山海关,火车上穿着长袖衬衫的我便瑟瑟发抖了……我随猪哥(木玲珑)一行人作为西部连珠的代表来到长春参加吉林五子棋公开赛。由于当时社里的资金还没到位,所以暂由西部的若水垫付一部分,我们身上都没带银行卡,就让她把钱打到铁人连珠的刘翔君卡里。
第二天一起去取钱时,却发现怎么都取不出来了。东北人性子直,刘翔君一急之下当着旁边好多人面喊起来:“怎么搞的,我的密码一直是这个嘛,52547,我爱五子棋,怎么会有错呢?”
当时听到这个,我的心中不禁一颤,52547--我爱五子棋,咋一听还觉的挺有意思的,但费心思想出这个数字,并把它作为密码的,足见这个人对五子棋的热爱了。这个事最后是妥善解决了,但一直到我后来回到武汉,心中仍时常回荡着那句话:52547--我爱五子棋。
3年来,我所耗费的心血,所付出的代价,都活生生的溶在这5个字当中了,我想不仅是我,对于好多曾经的,以及现在仍一如既往热爱这项运动的朋友们来说都是如此。
你一看到黑白棋子,金黄棋盘就会心中发痒,跃跃欲试;你会为提高自己的水平去买书背谱;你会为了找一个志同道合的棋友而四处奔波;你会因一盘未下完的棋迟到旷课翘班;你会为一个未解的变化而彻夜不眠,通宵研究;你甚至为此付出毕生的青春与事业,然而最后得到的却也许会很少很少。
就在你痛苦地徘徊在过去的无知时,茫然地彷徨在如今的失落时,你的眼神又触到了那些光洁晶莹的棋子,你的手又摸到了那坚固厚实的棋盘,那是你最心爱的东西,它就在那里,离你很近。于是你的心平静了,坦然了。把过去抛在脑后,准备着在你的生活中,在你的命运里下出新的一手棋,那手棋不在棋盘上,也不在电脑里,既不在过去,亦不在未来,而就是现在,下在你自己的心里。
初恋的感觉就象一颗未熟透的樱桃,嚼在嘴里酸酸的,甜甜的,有一种极清新的感觉,直到很多年后,那股芬芳还滞留在你的舌根里,淡淡的回味无穷。
每当有大事发生在我身上时,天气似乎总会起不寻常的变化。
记得父母说我出生那天下了倾盆大雨,汉口那边的人撑着划子上班;我高考第二天,本是艳阳高照的酷暑时节却忽然飞起了雹子,砸头上起豆大的包;至于那天则更倒霉了,本来挺好的天气忽然间就下了场雨,可笑的是太阳居然还高挂在上,乐呵呵地看着这帮人狼狈逃窜,我和同寝室的军训完刚出校门,我们那时候住的校外公寓,离学校足有公里,于是便慌不择路的躲进了街边的一家网吧,叫什么名字我已经忘了,只记得那里面的机子很烂,如果按现在的标准来看,1块钱能在里面上3个小时。
但对那时候刚学会上网的我来说,这已经是难得的享受了,我到柜台交了10块钱押金,领了个牌便对号入座了。我打开邮箱看了下,没有什么新邮件,当时的我也没QQ号,看看窗外,雨仍不竭余力地下着,于是我便用鼠标在桌面上寻找着,看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这时我忽的发现屏幕的左下角有个京剧脸谱的图案,下面一行蝇头小字:game
我看见那game一词便来了兴趣,我双击打开,注册之后弹出一列菜单。里面有棋类和牌类两大种,我向来不相信运气,尤其是自己的运气,于是选了棋类,看见里面有围棋,中国象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两样我都曾经被别人吃的一子不剩,尽管对手很赞赏我的顽强作风,但那阴影毕竟是抹不去的,眼光往下扫去,五子棋。
咦?竟然会有五子棋,我心中不禁一喜。说到这里,我要提一下我的五子棋前传,也就是中学时代的棋史。那时候学习紧张,下课时大家都喜欢用一些小游戏来放松一下神经,其中就有五子棋,那时看来,这东西的群众基础还是比较广泛,上至班长,下至历史课代表,不管是官僚还是平民,全都对它有着比较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对我这样在仕途和成绩两方面都没什么发展的学生,下五子棋当然是蹂躏那帮高材生的最好方式。
在中国,什么事人一多,那高手就自然而然出来了。那时候我们班上共有三位五子高手,我是其中唯一喜爱执白的,皆因我特喜欢看别人狂攻至死的场面,那时候虽然没禁手一说,但菜鸟和我下一般出不了20个回合,就眼见得黑子被围作一团,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而后我便得意的将那无数个活2中任一两个稍一动作,对方便一命呜呼了。
但这招在对另两位高手面前显然无效,其中一位其实也算不得高手,主要因为她是女生大家都有所顾忌,她的黑棋和其他菜鸟没什么区别,只是由于每回和别人下她都拿黑,所以才占了便宜,但这招在我面前便丝毫无效,于是她便使出一招“硬磨功”,看见自己大势不好,就装作在那里冥思苦想,实际上是等待上课铃声的到来,这样便不战而和,令我怒不可遏,却又拿她无可奈何。唉,谁叫英雄难过美人关呢,更何况她还不是美人。以至于后来我上网下棋,每回碰到对手故意吊线或是拖延时间的,便都认为是她的徒子徒孙了。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另位高手,他可以说的上是真正的世外高人。在我高中生涯与其大大小小共计200余回战役中,只赢过一盘。而且在那个时候他居然还懂得职业规则,,记得有回我找他挑战,他说老这样我很没意思,你吃亏,我们下职业的吧。
我想都没想就说好,当他开出一个蒲月问我换不时,我木然一次,当他要我下两个两打点时,我又木然一次,当他抓我一个三三时,我终于爆发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明明已经赢了你说我输了。
他说你冷静,这就是职业规则,黑棋优势大,所以为了平衡这样是必然的。我盯着那个三三看了半天,我说我悔一步可以不,他说好,我于是拔起那个子,挡在他抓我三三的那个跳三的一边,他说你这样还是死,于是嵌四,我一看,果然自己还是得下那个点,我又把它拔起,挡在活三的两一边,他乐了说你这不是换汤不换药吗,又嵌四。太痛苦了!我说,我下白的!于是我也学他的样子,企图去找一个三三来抓着玩玩,只可惜在我冲四之时,他那边好象已经成五了,又是一次惨痛的溃败。
然而最令我惊骇的,是有一次他拿出一张纸,上面布满了黑的和白的小点,他说你看你能不能把这个做出来,我问他这是什么,看着象飞行棋,他答到非也非也,这是VCF习题,你若能20分种内答出,就有初段水平了。我一听兴奋的立即就做了起来,可两分种后便缴械了,我说你这是人做的东西吗,他笑而不答,只见手里那只笔飞快的在纸面上点着,随着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冲四,黑棋便如蛟龙一般在白色的海洋中穿梭自如,又象一名球员一样在对方的阵地里衔飞疾走左突右带,忽的冷不丁一脚射门,待我再看清楚时,那厮已经成五了。从那之后,我便对他敬佩的五体投地,在我心目中他就一拿破仑,就一恺撒。
想到自己与如此一代宗师都交手过,难道还怕这里的喽罗不成?于是便一个箭步奋然冲了进去,从此也开始了我的网络五子棋生涯。
那一天是公元2001年9月25日,黄历上书:灾煞当值,诸事不利。
以棋之名(二)
我在中游的第一个ID名字叫X*忍者,别问我为什么起这个名字,因为时间冲淡了我的记忆,连同它的密码,令我还郁闷了好一阵子,毕竟那是处女ID,有着比较悠久的历史,分数还曾突破职业大关,尽管后来被扣的一干二净。至于扣分的原因,我不会告诉你们,这种事一般是很隐讳的,就只能让我和我同学知道,你们也不要对我竖中指,中游有不少人都做过这样的事,如果你没做过,只能说明你有贼心没贼胆。
那次的扣分事件令我几乎萌生去意,但当我看见作弊处罚公告上有个ID被扣了15000分时,又有了安慰自己的理由。然而更令人吃惊的是,第二天该君的分数居然又涨到20000,回到了棋圣的位置。看来棋圣不光棋下的神圣,连作弊也很神圣。一晚上20000分是个什么概念?那时候的中游,5分一局,你要点开始,点认输,点确定。那就意味着你一晚上要按20000下鼠标左键,就算开四个窗口电脑那边叫四个人帮忙,你也得分担至少8000的点击任务。这么折腾一晚上,便是大理段氏的一阳指恐怕也练成了。从那之后,这个人在我心目中便被摘去了光环,从偶像一下子跌到了呕象的位置。
言归正传,还是说下我的第一盘棋。鉴于首仗一定要打好的战略思想,我决定选个比较弱的对手开刀,本来是想对一个梳辫子的绿发女孩下手的,那个头像看起来比较温顺,直到现在我也一直对那个形象情有独衷,然而就在我将坐下去的一刹那,忽的想起班上原来那位女高手来,顿时感受到那漂亮面孔背后传来阵阵杀气,一股彻骨寒意由心底陡然而生,连忙跳起换了个目标——一只可爱的加菲猫,我想它就算本身不可爱,也应该会装可爱吧。当然选它的主要原因还是——它是负分。
这盘棋由他执黑先行,三步之后下出了花月,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个开局叫什么,只记得当时我很高兴,因为班上原来那帮人就经常用黑下这个,于是我毫不犹豫的就在棋盘上画了个叉。
这个其实也是花月的最强防之一了,很多初学者在这个时候都会选择直接活三,当然,这也是必胜点之一,我便将他活出去的那头挡住,这个方法即使在五子棋实战中也是非常重要的——对方活3时,挡住其发展或延伸的方向一头,与下八卦一样,是一种最基本的防守思想,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好象一个前锋带球往前冲,你从后面拉他,不见得就拽的住,但你要从正面撞他一下,他立马就歇菜了。
不过这个方法也不是每次都管用的,活3迫使对手挡住延伸的反向也是进攻方的手段之一,哪位棋友若是看了我的帖子后专挡延伸一头输了的话本人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话又说回来,这个方法对当时的我来说,却也是屡试不爽,果然不出30手,加菲猫便气数将尽了。
就在我轻松的准备双活3之时,忽然生起一个念头:既然已经这么大优势了,何不抓个禁手玩玩呢? 在二年后的瑞典五子棋世界杯上,日本的山口名人也萌生了同样的念头,放着两步的冲四活三不走,费劲周折去抓对手一个底线的四四禁,精神尤为可嘉,但归根到底就是一个字—— ,那个字我就不说了,因为当时的我也是如此,不过抓禁手所带来的那种不可名状的快感,是一般的冲四活三胜无法替代的,也是每个下五子棋的人所向往的。
于是在我绞尽脑汁活了六个三冲了八个四之后,终于抓住了对手的一个长连,看见那只加菲猫在那里不停的打字:我怎么下不子了,我怎么不能动了(注:中游的禁手点那时候不能落子),直到超时还一副含冤而终死不瞑目的样子,我此刻的心情就仿佛屋外狠狠砸在地面上的滂沱大雨,绽开了无数的花朵。
 
 
 
第一盘就赢得开门红,在得意之余,亦令我信心倍增,于是就想找个厉害点的角色来试试自己深浅。 在大厅茫茫人海中苦觅了半天,终于在99桌发现一个斯考特(FF8中的主人公)正举着手,冷酷的眼神,严峻的外表,一看便知非等闲之辈,再加上其“职业二段”的称号,令我心头一阵痒痒,冲上去便欲与之一决高下。谁知屁股尚未触到板凳,只听“砰”的一声,我被高高弹起,一个跟头摔到地上。刚揉着被摔痛的脑袋坐起来,一行醒目的标语便出现在眼前:您的积分太低,有人不愿和您同桌。
靠!我不禁忿忿到,怎么这地方也跟军队一样,搞如此森严的等级制度,难怪没人和他下呢,丫就一势利眼。算了!是金子总会闪光的,找别人去。这时一只绿油油的青蛙脑袋出现在101桌,得,就他了! “咣”的一声,我又跌坐在桌旁,那行标语在一片星光中若隐若现。
我顿时茫然了:连个200分的业三都如此猖狂,什么世道啊,简直就是封建社会的缩影嘛。然而仅发出感慨是徒劳的,还是一位很牛b的伟人说的好,你无法改变环境,就得去适应它。可这时的我已全然没有心情去下棋,于是就找个很多人围观的桌子看了起来——便如武林高手对决,围观的人越多,说明档次也愈高。
甫一进去,不由得吓了一大跳,那时候中游社团还不多,只见右上角密密麻麻一大堆英文字母及汉字ID堆成一团,往下拖也得拖好长一段距离。再一看下棋的两人,乖乖,一个两万多分的棋圣,自号白云城主天外飞仙。另一个也是超一流,名字由一串英文加几个外星字母组成,我实在是看不懂,更不可能记的住。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两人的棋确有过人之处,举手投足亦与常人大不相同,每一手棋看上去都是那么深不可测,每一个活二都似乎暗藏杀机,招招谨慎,步步为营,眼见得棋盘上如有黑白两条舞龙先在中心绞作一团,随即转至外围向四周渐渐扩散蔓延,不知不觉过了半晌,依旧是杀的难解难分。
直看的我两眼发直,手心冒汗,生怕哪位高手不留神一个昏招断送了这盘好棋——所谓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那时候的我便认为这棋子下的越多便越是精彩,若是下了个满盘,那简直可以世纪之战冠之了。和一些认为进球越多便越精彩的伪球迷有异曲同工之处。
正当我看的入神时,下面的对话框里却冷不丁冒出两个字:“禁了。” “恩,”那外星名字的人答到,还没等我回过神来,咣,屏幕上显示:@#$%^认输,白云城主得分:5
我顿时如坠云里雾中,因为当时那城主既未活三,也没有冲四,丝毫看不出外星人即将猝死的迹象,仅仅是因为那旁人一句话就……分明是对我们观众不负责任嘛。在后来看过很多实战后我才知道,高手之间对奕,不见得要下到成活四才决出胜负,往往一个做杀,一步做棋乃至摆完一个定式都能宣告对方的over,就好比两个武林高手交手,一场激战过后,虽然看上去双方都毫发无损,但实际上一方已经伤及肺腑,经脉尽断,回天无力了,但造型还是一定要摆的,无论如何也不能死在一群菜鸟面前,失了高手的身份。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网上的某些棋谱,未经研究透就散布出来,缺乏严谨的精神。当你看到关键处时,却发现他研究的必胜漏了一个防点,而这个防点却是令人倍感头痛的,好心一点的会标一个“?”或者“未知”,有的就干脆直接跳了过去,直教我们这些学棋看谱的摸不着头脑。象这样的东西我们统称之为太监谱。何为太监谱?就是谱做到一半,没有下面的了,既没有下面的了,那不是太监还能是什么?
没能看到棋的究竟,我自然迁怒于那个在旁边多嘴的人,但正准要责问他时,周围的人却都在不停的对之大加赞赏之词,吃惊之余我把注意力也投到了他身上。通过几盘棋的观察,才叹到真正的高手毕竟还是在幕后,皆因每一局棋走下来,此人都拥有对最终结果的解释权。
譬如某方刚要行棋,忽的听他传来一声:不妙。心中就不由得一个哆嗦,落子也变的战战兢兢,失去了先有的气势,不一会就投子认负了。这个人在我从中游转去联众下棋之前,在我心目中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手,至于他的ID名字,我想无论中游五子棋的老玩家或是新玩家,应该是多多少少总会知道一点:蓝天白云伴我行。
就在我正沉浸于连珠的世界之时,同学忽然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头:雨停了,回去吃饭吧。无奈,我只好恋恋不舍地关掉窗口,走出网吧。此时大雨初晴,空气格外清新,轻轻吸上两口,刚才的燥热与紧张已一扫而空。我骑上自行车向公寓那边踩去,身上洒满了夕阳折落在天边的余辉,迎面不时吹来凉爽的风,我们一边享受着这大自然慷慨的恩赐,一边轻轻哼唱着那首不朽的歌谣:……乡村路带我回家……
以棋之名(三)
 
 
 
朦胧的往往是最美的。当人们对某件事物一知半解之时,对它的兴趣却往往是最大的,这固然少不了个人审美观的干系,但与人们的好奇心也是息息相关的。就好象那个蒙娜丽莎,从她背后模糊的风景里,世人也许永远都不会明白她为何而笑。
未知是一切局面的开始。
风风火火的杀回寝室,便向几个室友极力渲染今日中游五子棋之所见闻,并腾尽所能之事煽动其中一位姓艾的同学晚上和我一起去网吧完成一项艰巨的任务。此君可谓是一位人物,游戏方面颇有天赋,五子棋自然也不在话下,只可惜他样样通而不精,因而也成了我最早的虐待对象。
不过他在网络游戏方面还是极有造诣的,若是能评级论段,他起码也应该是个传奇六段,奇迹黑带。以致于后来我差点受了他的诱惑,误入“奇途”。当然那都是后话了,且不说那天我如何用如簧之舌将他骗至网吧,又以一张上网卡和一顿烧烤的代价诱他坐上中游的桌子(相传大学里饭桌是杀伤力最强的武器,此言不虚)。只是我们俩在大概练了10分钟左右的一指禅后,QQ上发过来一条消息:行了吧,都300分了。(当时网吧人满为患,所以我和他隔的较远,用Q联系比较方便)。
我勃然大怒道:才300分就打退堂鼓了?我们的目标可是职业啊,同志们,慢慢长征路现在还只是个起点列,不能就这么泄气了,继续!听得那边“唉”了一声后,工作又继续了,不过积极性明显降低,速度慢了好多。这次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那边又传来一句:老大,我手麻了,算了吧。
我一看,1600分,离职业还有1000分左右的差距,便苦口婆心道:同志啊,就算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应该为那一顿烧烤着想啊。军训都挺过来了,难道这点困难就吓倒咱们了吗?
这会那边连“唉”的声音都没了,屏幕上一闪一闪的继续重复那个画面。虽然直点的我口干舌燥心烦意乱,但眼见得那分一点点水涨船高,渐渐的逼近职业之颠,我心中那点喜悦之情也几乎要跟着溢了出来。谁知这个节骨眼上屏幕里忽的一下戈然而止,艾同学的ID消失的无影无踪,Q里传来一条消息:累死了,不干了!
我大惊之余刚想打几个字安抚军心,那边立马又丢来一句:……饶了我吧……烧烤我不要了……
虽然任务没能圆满完成,但冲着他那红指头的面上,我还是请他到宿舍附近的“后街炙造”去啜了一顿。在一片暗火青烟中,我一边抹去被辣味呛出的泪水,一边想着明天自己在中游里的体面形象,差点没笑出声来。
第二天早上刚上完课,我饭都没顾上吃就风驰电掣般赶向网吧,屁股尚没坐稳便打开中游,按照昨天早已预定好的计划:到人少的服务器先宰上几只可怜的菜鸟,冲到了职业初段。然后再光冕堂皇的迈入“妙手连珠”——那时这个服务器人气最旺,好比北京的王府井,上海的南京路。
有个职业头衔,感觉到底就是不一样,大厅右边的ID列表里点一下“等级”,自己的名字便赫然在目,也难怪刷分者甚众,我的信心迅速膨胀,恨不得立马找个高手切磋一下证明自己。正巧瞅见那个白云城主正在招手,便小心翼翼地坐了上去,居然没有象往常那样被弹起来,心中不禁一阵狂喜:看来昨晚的努力和烧烤没有白费。
再看棋室里面,好家伙,少说坐了二十来号人,仿若一帮门客,正唧唧喳喳在讨论些什么,一看有个不速之客闯进来,全都用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一番,暗自窃语:什么时候出来这么个职业段位的家伙。当看见我胜率时,又不由得都肃然起敬,那眼神分明是瞧见一个衣着光鲜,气宇轩扬的富家子弟前来登门造访。
白云城主也是提高了警惕,特地说了一句“请赐教”。令我好生感动,高手的水平没达到,高手的待遇却是已经有了。我鼓起勇气上去刷刷落下三子,两黑一白,黑分两侧,白居其中,暗气郁沉,阴盛阳衰,白云城主顿时两眼一亮,双眉齐飞,喝到:好一个寒星!高手!
那时候我并听不懂他说寒星是甚么意思,只觉的对方是在夸自己,还报以一笑,如今回味起来,总觉的里面隐约有讽刺的味道,但仔细一想,大概那时候他所碰的对手开的皆是花蒲之类,偶尔来个开寒星的,也确是能显得高人一筹。又下了两个回合,他忽的眉头一皱:必胜?我不喜欢下必胜。
我当时不禁一惊,叹到此间高手果然不凡,走了几步就知道这个局面已经是必死无疑,特别还是算出是自己必死无疑,颇有我佛慈悲的宽大胸怀。只是那时我不争气,并没能下出大家所期望的必胜,倒是攻了三十几手后便山穷水尽,未有见得柳暗花明的机会便一命呜呼了。白云城主享受完猎物后还不忘了砸巴几下:你下的不错,走出了一个定式。
我心中顿时安慰了好多,看来自己还是有点前途的,起码能实战中下出定式。接下来他又来一句:不过是个经典的必败谱。我当场吐血。
顿时感到一股无名之火郁积于心,于是举手想再下一盘。白云城主摇头到:不好意思,还有人要进来下,下次吧。我哪里依得,不屈不饶地继续求战,刚想申述几句,忽的眼前一黑,身子飘了起来,一霎那周围所有的人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那几个再熟悉不过的字眼如钟摆一样在眼前不停的晃悠:
你已经被桌主踢出房间。
 
 
 
出师未捷身先死,我心中实有不甘,无奈对手又不再给机会,便只能去找其他人泄愤。谁知今天这秒手大厅里藏龙卧虎,十面埋伏,且不说斯考特了,便是一只普通青蛙也变的异常凶悍,以致于我到最后竟惨死于一只加菲猫的利爪之下。更可气的是那猫获胜后还大叫痛快痛快来十斤牛肉八碗老酒,对旁观众人曰:老夫已经数十日未能开和,自以为廉颇老矣,谁知今日竟能把这职业初段连剁三盘,真是大快朵颐,一挠七年之痒啊。
从那之后,我便发誓:总有一天,我要杀得加菲猫在秒手大厅里绝迹。
被剥去盛装的外表,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缺乏勾践卧薪尝胆精神的我几乎失去了下棋的勇气。隔几天再上中游一看,发现2000多分也被扣的干干净净,弄得我万念俱灰。想找艾同学再帮忙做个号,却又见他在传奇里和一帮猪头人身的怪物殊死搏斗,便不好再打扰了。本想就此断了上网下棋的念头,但不知为何,心里老象有什么在蠢动着。
终于有一天还是忍不住,注册了一个新号上去看了看。发现那些同我一起扣分的人这时候已是重振旗鼓,又回到了10000多分,丝毫没有受打击的迹象。只恨的我咬牙切齿,而又无力去摆平他们,一气之下,便冲进棋室对诸人大骂起来。
开始众人皆不以为然,依然摆出一副高手风范,采取不理不采,不屑一顾的态度,笑曰:此乃闲人耳,我等不予理睬,其气自靡。只是后来我越说越起劲,越骂越巧妙,让下棋的两人顿时有坐如针毡体无完肤的感觉,子随心动,越下越乱,于是终于都忍不住发作起来,怒不可遏的要求我上去与他们较量。
看见众人一副欲将我碎尸万段的架势,我自然不会应战,乘乱逃之夭夭。本以为此事就此完结,谁知第二天再去看时,发现大厅里居然有人点名要挑战“五子之星”(我那个ID的名称),我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没想到自己还能一夜成名。
再看那位仁兄,自号“五子小强徐子陵(不是联众的那个),居然和我一样也是零分,看来也是个无名小辈,便问他为何要砍我,其得意洋洋得说这网络界和文学界颇有雷同之处,王朔靠骂金庸出名,余杰又靠骂王朔出名,昨天见我舌战群儒略有佩服之意,今天若是能把我砍了,便能一战成名。
我不禁惊出一身冷汗,暗道此人原是想先把他人抬高然后再踩着肩膀上墙,其用心之险恶可见一般。看在同为菜鸟的份上,我应了他的请战要求,不过鉴于我俩谁也弄不清对方底细,出于安全考虑,便找了个人最少的服务器进行较量,即便哪一方输了也不会有消息泄露身败名裂的风险。
大战四个回合之后,与他打成平手,连菜都能菜到同个档次,不禁互生惺惺相惜之感,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再一经了解,发现他也与我同届刚上大一,亦是同为单身,只是我在武汉,他在九江,。于是我与他二人便结拜为兄弟,发誓以后一起练好棋后将妙手闹个鸡犬不宁。虽然这个心愿后来因多种原因未遂,但他依然是我最早认识的网上棋友了。直到现在,徐子陵还是老挂在我Q上,时不时发来一句消息:“兄弟,给你介绍个美女,要不?”
却说我与徐子陵相识之后,整日混迹于中游,两人齐心协力,大大小小的菜鸟倒是砍了个遍,可一碰到真正的高手,却都被杀的溃不成军。虽说成日修炼棋艺,却始终不得方法,也无从进步。长久如此,昔日的拥趸渐渐都转投他人门下,五子小强也变的门庭冷落。
看到一手带大的社团变得如此,徐子陵也有点心灰意冷,恰逢当时唆哈游戏正在中游兴起,徐子陵便毅然抛开五子棋,投身到唆哈的花花事业中去了。只留我一个人无聊的守着这烂摊子,就在我整日百无聊赖,也想步徐子陵后尘时,却意外的遇见了一个人。
那天外面下着大雨,网吧里人也比较多,我好不容易才等了一台机坐了下来,刚打开中游,便有人邀请我下棋。一看是【军临天下】XXX(名字忘了),经常在棋室里见到。此人分不低,却专好找软柿子捏,看见我胜率低,想必是要来骗分的。于是我抖擞精神,正要准备开战,忽然听见后面有人说:“哎?你也下五子棋啊。”
我回头一看,一个学生模样的家伙正站在我背后,手里拎着把湿淋淋的雨伞,个不高,不过人倒挺精神,他又笑着说:哇塞!你分还挺高的,下的不错吧。
恭维话一听,心里顿时对他增加了几分好感,连忙假装谦虚几句:我下的一般啊,现在跟我下的那个才是高手。
他说那你先下下,我在旁边看会儿,反正现在也没机器。我说好,心想展示实力的机会来了,于是一开局就向对手展开了猛烈的进攻,对手显然没想到胜率30%的人能有这样的实力,一下乱了阵脚,眼看我就要获胜,正要下子时,背后那哥们突然说:哎!等会!他把手指戳到屏幕上说,你看,这个点下下去肯定就赢了。
我眯着眼睛瞅了瞅,这个点貌似还真的不错,心想他既然说的这么坚决,一定有谱儿,于是就照着他说的下了。
“下这,下这,对,就这……”我也没动脑子,就顺着他的思路这么一直走了下去,直到最后一步的时候,他说,“看,赢了吧。就下这。”
我:“……”
“下呀,就下这就赢了啊。…”
我:“这不能下……”
“咦?怎么不能下啊,你这不是三三赢了吗?”
“……这是禁手啊……”
 
“哦!原来有禁啊,你又不早说,早知道就不这么下了。”
“!•#¥%……-_-”我当时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到一楼去,心想你有问过我吗。
“没事,咱们再来,我经常在联众下无禁的,中游我还不是很熟。”
联众?我一听这名字,隐隐约约想起看几个高手下棋时,时不时提起这个地方,好象是一个高手云集之处,既然这老兄来自联众,那倒也应该不是个弱手。于是我就说:干脆咱两下几盘吧。
好!他很干脆的就答应了,正好旁边空出一台机器,他就坐了上去。我说,不过得按中游的规矩,下有禁。
他说好,不过那我要黑棋先下。我想下有禁我还能怕你,于是也爽快的答应了。他不假思索的就开了个明星,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可是个新鲜玩意儿,怎么看怎么都是白不爽,不到几手就败下阵了。
我不服气便说再来一盘,这盘坚持的久点,却依然是铩羽而归。下到最后我都纳闷了,心想他黑棋怎么就这么厉害呢。直到后来接触棋谱我才知道,明星一打本来就是黑必胜,他早就拆的滚瓜乱熟-_-
当时的我是又郁闷又兴奋。郁闷的是自己死的几盘都是脆败,一点机会都没有,这在以前可是从没有过;兴奋的则是现实中居然能碰到这样的一个高手,以后练棋不愁没伴了。
后来我与他攀谈起来,才知道他居然和我住在同一个校外公寓里,而且两栋楼还挨的挺近,从此以后两个臭味相投的家伙就经常串门下棋,并由此开始了一段五子棋生涯。现在回想起那段日子,还觉的当时跟他真的是有一点缘分,包括我刚进联众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跟他一起混。那时这家伙在无禁还小有名气,叫丑丑不丑,当然这个ID早已成为了历史,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高飞。
刚进联众下五子棋的人都会发现两个问题:一是联众的房间有分数限制,初级房间,不管你多少分,只要进的去就能下棋,而中级房间呢,得要分数在1D以上才可以,什么是1D呢?就是一段,3100分。而你刚注册的ID就有3000分,所以,只要赢100分,就能象游戏过关一样,到下一关有机会更多的高手切磋。
另外一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在冲击1D的过程中你会发现,拿下这100分非常的难,难到什么程度?就当时的我来说,我感觉假如我要是不作弊,这辈子恐怕都到不了1D了。这么说并不夸张,因为那个时候高手并不多,刷分的也少,发明黑石的人都还没学会下五子棋。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大家的分数多停留在1D左右这个水平段,所以就算你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下到1D来到中级高级房间,结果往往是屁股还没坐热,就被人家一盘打回原形。当时的我便是如此,反反复复的在1D的边缘徘徊,就是成不了正果。
那时的高飞在无禁混的倒是不错,甚至有两个3D的号,让我看了好生羡慕。我说高飞,拿个3D的号来玩玩,下几盘就还你。他说上次有个MM也这么说的,结果还回来的时候已经成了1D。我说你这家伙就是重色轻友,跟他磨了半天,终于不知道哪折腾来个小号,把我自己的号送到了3160多,我得意地想这下该不用担心被打下来了吧。结果后来那号还真没被打下来--因为我一直都不敢用了-_-,生怕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那硕果仅存的1D都不保。
 
 
 
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爬滚打,慢慢的我自己也能下到1D了,偶尔运气好碰到菜鸟,还能过过2D的瘾。高飞也把我拉入他的社团,不过他那社的名字不咋地,叫“人渣一族”,也不知这厮咋想的名字,后面不管跟什么高档的词都显的不入流,后来我干脆也懒的想了,正好那会儿我也挺喜欢玩格斗之王,就起了个ID叫“人渣一族”疯八神。这也是我在联众的第一个社团ID。
联众那时还有个叫KOF(格斗之王)的社,刚好里面也有个叫八神的,还是名人,于是经常就有人问我你是KOF的八神吗,我说NO,没看见我是疯的吗。对方往往丢一句“神经病”,然后就走了。从那之后我就发誓,以后取名字一定要取的与众不同,让别人不能模仿,至少是不好模仿。因而后来有了米兰这个名字,我觉的起码从男士的角度来说,这个名字的的确确是很难起的出口。
“人渣一族”一般都是在无禁里活动,只有我一个喜欢下有禁,大概是物以稀为贵的缘故,每次我在有禁下棋,都有好几个人跑进来看,还指指点点,让我受宠若惊,开始以为是有了FANS。但后来慢慢发现每次看的人还都不一样,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分都跟我差不多,敢情都是上这淘分来了,让我觉的颇有不爽,有种把他们T出去的冲动,奈何联众跟中游不大一样,只有会员才能踢人,这就让我更不爽了,开始怀念中游种种的好。但是俗话说人往高处走,现在回去显然不是我的行事风格,没办法,只有既来之则安之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联众会员不光是能用无影脚,还能写大字,开房间,最让人羡慕的是还可以换衣服,比起千篇一律的西装革履男,那些帅哥猛男的形象可要潇洒多了。而那些花花绿绿的艺术字我倒是不在乎,反正我不又泡妞,白纸黑字照样看的清清楚楚,只不过后来联众为了赚钱越来越过分,非会员的字干脆全变成了淡淡的灰字,看着就象坟里挖出来的人在说话一样,实在让人忍无可忍,我想这种不得人心的做法也是联众后来衰退的原因之一吧。这都是后话,反正当时作为学生的我肯定是不会花120块去买个会员的。
但不是会员也很烦躁啊,总不能一直穿个死板的衣服挨黑脚吧,于是那时我就有个想法,就是把棋先下好,然后找个能送高手会员的社团去加,但是当时的我并不是高手,也没有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不过抱着这个想法我还是天天坚持练棋,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还真等来了这么一个机会。这个可以送会员的社团究竟是哪家呢?它,就是曾经盛极一时的网络+现实大社--西部连珠。
可能现在很多下棋的朋友都不了解西部连珠,但在02年到05年的一段时间里,它确确实实是最强的网络社团之一,几乎囊括了当时一半以上的网络高手。即便是到现在,还有很多如蓝鲸、海月这样的当年西部高手活跃在五子棋的一线棋手当中,我与西部连珠更是有着不解之缘。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在我将加入西部连珠的时候,它也是刚开始崭露头角,四处招兵买马,待遇挺诱人的:长期会员,还不定期有高手讲课,当然条件也很苛刻,得有一个西部的推荐人,还要考试时连赢考官两盘。
当时经常在棋室晃悠的西部成员有三个,一个是西部连珠流逝,当时就挺有名了。这家伙还专门选了个看起来很成熟的胡子男造型,所以一直以为他年纪很大,后来见到本人才知道原来跟我差不多……一个是西部连珠旋律,经常在三手交换房间(和QQ游戏的规则一样)里下棋,传说中很厉害的美女。还有一个就是西部过河卒,同时他也是西部连珠的管理之一。我和他下过几盘,彼此算是比较熟悉了,于是推荐人的问题算是解决了,但考试还是必须得考的,这就让我很头痛了。这跟现实的考试又不一样,没有现成的答案可以抄;找枪手吧,想来想去,网上认识的人里面还真没一个肯定比我强的。
这时我忽然看见了旁边坐着的高飞同学,眼睛眨吧眨吧的正在无禁房间忙的不亦乐乎,我心中一喜正要开口,却突然想起那天他指使走的那个三三禁手,不由得心里一个咯噔:朋友们,你们说,我能把这一年的会员托付给他吗?
没办法,到了最后关头,我只有自己硬着头皮上了。还好考官是个女的,叫“西部连珠”声雨竹,我想名字这么温柔,棋一定不会很凶,于是放松了许多。第一盘我开了松月,她很意外地变成了云月,恰好还是我下过的一个点,我赶紧抓住机会一路进攻,很快就胜掉了。
我赢了这盘之后觉的特别兴奋,心想对手原来并不是很强,只要再胜一盘,这会员可就到手拉。结果第2盘她开了瑞星,那个时候我哪懂什么瑞星开局,想都不想就直接变成明星下白,明星2打我也不会呀,所以还给她留了一打,结果可想而知,被黑棋是一路狂攻。若不是我这个变化特别熟,她攻击力也不强的话,早就一命呜呼了。虽然最后我将将防住,但时间也所剩无几,只有无奈的接受和棋了
下完之后,我也不敢打字,就坐在那,看他们什么答复。过了好一会儿,声雨竹才说:“你下的挺不错的,不过有点遗憾没赢下来。你下去再多练练,下次肯定还有机会的。”
 
我一看,脑袋嗡的一响,我想好不容易才得到这考试的机会,下次还得等到什么时候啊。就连忙在QQ上给过河卒发消息,说我这次已经尽力了,但是我真的很想加入西部连珠,能通融一下吗?
过河卒说:"这倒没有先例,你怎么那么想加入我们呢,别的社不也可以么。"
我当时想因为我要会员啊,只有你们送会员啊,但是我肯定不能这么说啊,大家想我要是说:因为你们送会员我才很想加,这……换成谁都会一样的反应吧。所以我想了想,就说:因为你们棋社高手多,我很想学习,真的也很想为西部连珠的发展尽力。
过河卒说我们规定很严,这个不好办的,我说就是因为规定严所以我才会来,换句话说,如果要去其他规定不严的社,那我还何必这么辛苦练棋呢,就是因为想对自己有高的要求我才会来这里。
这时过河卒不说话了。大家看到这可能觉的好笑,是不是我说的话有点假,但是当时的我确实就是这么想的,真的就是有这份心,很想到这样一个高水平的环境学棋,能更好更快的提高实力,以后为社团出力,当然,会员也是要的。
过了一会儿,他给我回消息,说考试算你过了,我给你星魂(当时西部的管理之一)的QQ,你去他那里领号吧。
这句话当时可把我乐坏了,连忙说了声谢谢,然后马上就跑去加了星魂QQ。他问:你想要多少号?我愣了一下,说还可以自己挑号吗,他说是啊,1到100你自己选。我说那太好了,我要8号。他说不行,8号有人要了。我一想也是,这么好的号码不会没人抢啊,就问有没有10号。星魂说10号也没有了。我说那都有什么号啊,他说1到10号都满了。11到20也够戗,你21往后数吧,对了88和99也预定出去了……
我一听就晕了,这要是球队,我连板凳都坐不上啊,算了,你就随便帮我选个得了。他说那就61号吧。我一听61,怎么觉的有点耳熟,但既然自己说随便挑的,也管不了那么了,61就61吧,还专门选了个小孩的形象,反正自己那时年纪也小,游戏里全是哥啊姐的,还能扮扮可爱。
到了最后,我想还得取个好名字。于是就翻开词典一个一个的琢磨,可一时半会儿怎么也找不着合适的。正在这时,网吧的电视忽然播出体育新闻:同城德比,米兰大获全胜。我一听,咦,这个米兰不错,肯定是个强队。名字好记,别人还不好跟,就这个了!
于是就这样,一个崭版的“xibu0061西部连珠--米兰”诞生了,从此开始了一段闯荡五子江湖的生涯。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